首页 > 小说大全 > 万读
林若曦陈子安全集完整版免费阅读

林若曦陈子安全集完整版免费阅读

医圣陈子安附体重生于燕夏
以林若曦陈子安之间爱恨纠缠为故事主线而展开的小说,名字叫做《医圣陈子安附体重生于燕夏》,是最近很火的一部言情小说,作者“我吃白饭”的原创作品,小说主要讲述的是:第三章 你这个傻丫头!漂亮的泼妇,就这么蛮不讲理!少女的初恋时代被拒,让杨凤无限犯浑!陈子安饶是医圣仁慈心态,也受不了她这种脚踩的侮辱。下意识的,他搂住杨凤的小腿,条件反射似的一摔一扭。杨凤失声惊呼,摔倒在地。就这么一招,陈子安都感觉很累,身体恢复格斗能力还差些日子。当然,技术还在。杨凤从地上翻起来......
作者:我吃白饭 更新时间:2022-10-07 22:18:25
开始阅读
内容详情

《医圣陈子安附体重生于燕夏》精彩节选

第八章 我手速很快的

杜斯晴的急救电话打的也很有意思。

她打给了她和林若曦上班的中医院,说她会带着热射病人往医院赶,希望最好的救护车——移动生命线能在半路上接到。

中医院近来,在抢救热射病的事例上做的很出彩,实力也是相当雄厚。

只不过,距离有十五公里的样子。

杜斯晴打完电话,吃力的背起陈子安就出门了。

出门就是电梯,还好。

但电梯到地下车库,出来到她车位,就有五六十米远。

杜斯晴有一米六五,在女子人群里也不算矮了。

但背着陈子安一米八的大叔,显的娇弱多了,实在是吃力。

没走几步就满身香汗,累的不行,更心急如焚。

好不容易快到车边了,脚下一不留神,踢到停车位的挡车器上。

当场,杜斯晴失声惊呼,背着陈子安摔倒在水泥地上。

陈子安重重的压在她身上,她气都喘不过来似的。

膝盖和胳膊肘剧痛传来,杜斯晴都疼哭了。

她费劲的从陈子安身下挣扎出来,一看两个膝盖头血流如注。

两只胳膊肘也破皮流血了,火辣辣的疼。

杜斯晴哭的稀里哗啦,流着泪叫着小陈叔,忍着痛,又扶起陈子安,想背着他往自己车那边去。

晴晴,你你这是怎么了?我们怎么到这儿来了?

陈子安睁开眼睛,身上恢复了不少。

他一下子翻起来坐在地上,吃惊的看着杜斯晴,目光一下子落到了她的膝盖上。

你流血了

啊!小陈叔!你你你没事啊你?

杜斯晴喜从悲中来,一把扑向了陈子安,吓死我了你啊

小陈叔被扑了个猝不及防,被杜斯晴压在了身上。

杜斯晴这姑娘也是太激动了,还紧抱着陈子安的脑袋,激动道:

小陈叔,我还以为你热射病了呢!没想到,你没事,你没事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

唔唔

陈子安脸都埋在她心口里,被压的气都快喘不过来了,摇头晃脑的。

杜斯晴这才感觉到异样,惊呼一声,赶紧翻滚开去。

想站起来时,膝盖剧痛传来,站不直也起不来,只能一屁股坐在水泥地上。

她低头一看自己心口,低V 的领口都凌乱了。

她满脸通红,赶紧伸手整理了起来。

陈子安翻身起来,看着她的伤势,赶紧抱起她往电梯走去,家里有急救药箱的。

小陈叔,不要回家啊,我叫了救护车的。可是

杜斯晴说着都尴尬了。

可是,竟然是给我自己叫的。我这膝盖和胳膊肘,只能上医院治疗了。

确实摔伤严重,血流的很厉害。

没事,救护车不用了,叔给你包扎给你治,还不会留下疤痕

什么?小陈叔,你

相信叔。

相信叔。

哎!唉

回到家里,陈子安取来急救箱,帮杜斯晴处理伤口,清洗,上药什么的。

酒精洗伤口,杜斯晴痛的尖叫,揪着沙发皮面料,大汗淋淋。

不知内情的话,还以为屋里在发生着什么呢!

好痛啊小陈叔

忍忍,一会儿就好了,我手速很快的。

陈子安干的确实很快。

不到五分钟,两个膝盖头和两只胳膊肘都处理完了。

杜斯晴都惊讶不已,小陈叔,你手好灵活啊,比我们护士还专业一样,哪学的啊?

以前,你和丫头给我护理伤口时,我学的。

嗯嗯嗯可是,我这膝盖我的胳膊肘妈呀,小陈叔,真的会留疤的,一定难看死了啊

她真的不忍想象了。光洁如玉、滋润细嫩的膝盖头和胳膊肘,摔的破皮翻卷,伤口好深啊!

陈子安笑道:不会留疤的,相信小陈叔。

他此时满头大汗,脸色都有些苍白。

实际上,他是把体内才恢复起来的稀薄灵力,注入了药物之中。

如此一来,对于伤口就只有一个效果——恢复如初。

但对于他来说,消耗又太大了。

正那时,杜斯晴的手机响了。

她一接听,才知道救护车一直在路上赶,这都快接近小区了。

于是赶紧表示抱歉,说病人没事,虚惊一场。

救护车倒是没说什么,但叫杜斯晴明天上班的时候,该出的车钱还得给,她当然没有问题。

放下手机,目光瞟到桌上的玫瑰花,她不禁心跳脸红,偷瞟了一眼在旁边闭目养神的陈子安。

那个小陈叔啊,你是不是给我买花,回家热得受不了,躺地上了啊?我还以为你得了可怕的热射病呢,所以叫了救护车

杜斯晴的声音小小的,羞涩极了。

陈子安眉毛动了动,倒没有睁开眼,有些虚弱的说:晴晴,谢谢你的善良,辛苦你了。我很累,不想动,也不想说话了,想好好休息一下。有什么事,明天再说吧!

哦那小陈叔,晚安?

好,晚安

杜斯晴心跳还有些快。

她看了眼陈子安,感觉他盘坐着的样子好酷!

第二天早上,杜斯晴在自己的闺房里醒来,感觉到了什么。

咦?胳膊肘和膝盖怎么不疼了呢?好像好像

杜斯晴下意识的挥了挥手臂,又下床走了两步,整个人都惊呆了

她惊捂着红唇,一脸不可思议。

不会吧?那么严重的伤,这一夜之后就好了?

杜斯晴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。

她到了浴室里,拆开了左膝盖的伤口纱布。

我去

哪里有什么伤口?

膝盖白嫩圆润,漂亮极了。

她激动不已,赶紧把剩下的纱布都打开。

整个人都惊傻了,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!

全都好了,恢复如初!

中医院的护士出身,让她明白,像这样的伤第二天不但会疼,还会肿胀难受。

这是怎么回事?

哦,啊!小陈叔!

杜斯晴想起了什么,激动的跑出房间去,直奔陈子安的卧室。

这跑动起来,咋还莫名轻灵许多,哪像是昨天晚上摔惨过的呢?

她激动的推开陈子安的卧室门,放眼一看,顿时心跳加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