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小说大全 > 微阅云
鱼不想笑小说全集-鱼不想笑全部小说排名-鱼不想笑小说在线

鱼不想笑小说全集-鱼不想笑全部小说排名-鱼不想笑小说在线

重生新婚夜被大佬亲昏厥
给大家推荐一部名字叫做《重生新婚夜被大佬亲昏厥》的小说作品,其中小说主角为江听晚萧墨凛。精彩章节试读:要碎了,疼得脸色苍白,被两个狱警拖走时已经无力挣扎。她被关进了小黑屋。几分钟后,刚才踢她的狱警进来了。“3699,你可真不知好歹,原本我打算让你吃完最后一顿午饭,再送你好好上路的。”上路?江听晚瞳......
作者:鱼不想笑 更新时间:2022-10-08 01:34:59
开始阅读
内容详情

《重生新婚夜被大佬亲昏厥》无删减阅读

难怪啊,难怪萧墨凛从她入狱到现在,都不闻不问,原来他是想让她死。

江听晚如今变成这个样子,江子语的目的也达到了,因为她终于如愿以偿坐到了萧太太的位置上。

哐当——

失神的江听晚不慎打翻了餐盘,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正在这时,狱警怒气冲冲的走过来,一脚狠狠揣中江听晚的小腹,她的身体跟断了线的风筝飞出几米远!

“3699几次违反规矩,把她拖下去关起来!”

江听晚觉得五脏六腑都要碎了,疼得脸色苍白,被两个狱警拖走时已经无力挣扎。

她被关进了小黑屋。

几分钟后,刚才踢她的狱警进来了。

“3699,你可真不知好歹,原本我打算让你吃完最后一顿午饭,再送你好好上路的。”

上路?

江听晚瞳孔紧缩,愕然地抬头盯着他。

狱警登时一脚踢中她的胸口,让她的后背重重的撞击在墙壁上,江听晚觉得自己浑身骨头都要散架了。

她的头发被一把抓起,被迫仰着头。

“3699,死了之后,别找我,要找就找要你命的人知道吗?”

“谁要我命?”她颤着声问。

“你碍着谁,谁就要你的命。”

江听晚瞪大眼睛,来不及开口,下一秒就被被粗暴的灌了药水,瘫倒在地上时,她连半点挣扎的余力都没有,只有滚烫的泪水不断地从眼角往下流。

所有的绝望和无助,在这一刻得不到回应。

就这样死了吗?

可她不甘心啊!

……

呲啦——

一个急刹车的惯性动作,江听晚猛然睁开眼,错愕不已地盯着四周。

这是……什么地方。

“还逃吗?”冷冽又熟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。

江听晚有一瞬的头皮发麻,她慢半拍转过头,看向矗立在车外的那道高大挺拔的身影。

男人冰冷俊美的面容,和记忆中那张脸慢慢重合。

一双黑眸眼睛如寒潭般幽冷深邃,五官轮廓完美到无可挑剔,名贵的手工定制西装穿在他身上都只能当陪衬,那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场,足以让周围所有事物都变得黯然失色。

萧墨凛——!

此刻的江听晚脑子完全宕机,她明明已经死了,怎么还能看见萧墨凛?

容不得她思考眼前的场景,萧墨凛高大的身躯已经强势欺近,他速度极快的解开安全带,然后不容拒绝的把江听晚抱了出来,转身大步流星往别墅走去。

他没有半分停留,直接上楼。别墅的佣人全部低着头,谁也不敢多看一眼。

江听晚被重重地摔在床上,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男人欺身而上。

低沉又暗哑的嗓音充斥着威胁,在她耳边响起:“江听晚,你真的一点都不老实。”

“等……”

江听晚刚刚吐出一个字,就被男人带来的霸道和强势完全淹没住。

迎接她的是令人颤栗的惩罚和风暴。

翌日。

好痛——

江听晚疲惫不堪地坐起来,环顾四周,最后看着自己身上留下来的满目痕迹,她提了口气。

熟悉的兰园,熟悉的一夜,饶是她再迟钝也该反应过来了。

这是她被萧墨凛抓回来的第二天。

她清楚记得前世新婚当天,江子语找到她,说这是最后一次她能逃跑的机会,等她进了兰园就彻底没机会了。所以她当时毫不犹豫选择逃跑,却不想最后还是被萧墨凛从码头那边抓回来,才有了昨晚的疯狂。

她掐了掐自己,这不是做梦。

就在这时,门外传来敲门声,江听晚回想前世,好像也是这个时候,江子语来了。

她淡定地起身,套上真丝睡衣外袍,开了门。

江子语站在门外,满脸关切的样子,“姐姐,我听说昨晚你在码头被墨凛哥哥给带回来,他没有欺负你吧?”

问完这些话,江子语忽然看见江听晚身上的痕迹,眼睛猛然瞪大,声音都比往常大了几分,“姐姐,你不是说你不喜欢墨凛哥哥的吗?你们该不会……”

前世江听晚因为怨恨萧墨凛占有自己,被愤怒冲昏头脑,一度把江子语当成救命稻草。她想着作为妹妹,江子语肯定是关心自己才会这样激动。

现在看来,那些关切不过都是虚情假意,她表面这么镇定,心里想必已经嫉妒疯了吧。

前世的她真是瞎了眼,才会相信江子语说的话,一次又一次挑战萧墨凛的耐心,最后落得个狱中惨死的下场。

重来一次,她自然不会再重蹈覆辙。

江听晚垂眉敛目,一脸忧郁的模样,“是的,如你所见,他强占了我……我好像真的逃不掉了。”

江子语简直气的险些当场发作,可她又不傻,当然不能直接对江听晚发火,只能转移话题,“姐姐,没关系的,这次逃不掉,我们可以再换种方式。就算墨凛哥哥的本事再大,也不可能真的把你一辈子困在这里是不是?”

“可是他真的很厉害,昨晚我都跑到码头,还是被他追到了。”江听晚故作苦恼的样子,眼睛却不着痕迹的打量着江子语脸上的变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