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小说大全 > 新云栖
一曲相思君知否最新章节_一曲相思君知否全文阅读

一曲相思君知否最新章节_一曲相思君知否全文阅读

一曲相思君知否
情节非常抓人的一本小说《一曲相思君知否》内容精湛,小说非常有吸引力,女主男主沈颜陆景骁都是属于强强的类型,本书是秋老虎 执笔的言情甜文。小说内容试读:第01章“不要再我夫君面前,放了我!”沈颜曾经不顾自己千金大小姐的身份和身为马奴的陆景骁欢好,在柴房里、马车上,只要他要,她就会到他怀里。可现在陆景骁官拜一品大将,她却拼命挣扎他的怀抱。“不要?呵,沈大小姐,不,现在应该叫萧夫人了。”“萧夫 ......
作者:秋老虎 更新时间:2023-03-08 20:32:37
开始阅读
内容详情

《一曲相思君知否》精彩内容

第01章

“不要再我夫君面前,放了我!”

沈颜曾经不顾自己千金大小姐的身份和身为马奴的陆景骁欢好,在柴房里、马车上,只要他要,她就会到他怀里。

可现在陆景骁官拜一品大将,她却拼命挣扎他的怀抱。

“不要?呵,沈大小姐,不,现在应该叫萧夫人了。”

“萧夫人,难道忘了?在未出嫁前每天夜里都会到柴房里和我这个低贱的马奴缠绵?”

“现在说不要,是装给你那个双腿残废的夫君看?”

说着,陆景骁直接将沈烟拖到屏风旁,屏风后面的椅子绑着一个男人,男人目眦欲裂,恨意滔天!

男人的嘴里被塞了一团手帕,想要咒骂,可喉咙里只能发出‘呜咽’声。

沈烟想逃,却被陆景骁抓住手腕压在地上。

沈烟羞愤欲死!

他竟当着她夫君的面羞辱她!

陆景骁抬头看着一直上的男人,“萧白,你看看,这就是你的新婚妻子,你这辈子最在意的女人。看看她现在放浪的样子。她五年前还没嫁人就上了我的床,只要我想要,她就会到柴房来伺候我!”

萧白挣扎得身下的椅子发出剧烈声响。

沈烟的喉咙里被逼发出羞耻的声音,这个五年前喊着她心肝宝贝的男人,现在为什么这么对她?

她根本接受不了!

“陆景骁,你不能这么对我!”

“不能?你的好夫君当年为了霸占我陆家的产业杀了我陆家满门,甚至玷污了我的姐姐!还说我姐姐是贱人!”

“而你这个萧夫人才是犯贱,做了本将几年的泄欲工具,本将都没说过要和你成亲。”

萧白双目赤红,想要扑起反抗身体却连带椅子倒在地上。

沈烟从来不知道,原来萧白和陆景骁只见竟然有灭门之仇!

可她和陆景骁之间的五年又算什么?

当年陆景骁做了沈家的马奴,沈烟不顾自己千金身份爱上了他。

后来陆景骁去当兵后,她也一直在沈家守着他。

日复一日地等他回来娶她。

如果不是沈家的生意破产,她也不会为了聘礼嫁给萧白冲喜。

她爱了陆景骁五年,整整五年啊!

沈烟的心脏像是被刀捅了一样,“陆景骁,你为什么要羞辱我!为什么!”

沙哑的哭吼声响彻房里。

“为什么?谁让萧白这个该五马分尸的禽兽最在乎你这个妻子,他杀我满门玷污我的姐姐,我用她的妻子泄欲,天经地义!”

沈烟的眼里涌出两行泪水。

她爱了陆景骁五年,到头来,她在他的眼里不过是泄欲的工具。

原来被自己最爱的人羞辱,比万箭穿心还要痛。

“萧白,你夫人伺候得本将很满意。听说你不能人道,今日能见到你夫人这般放浪的样子,你该感谢本将!”

一切结束后,陆景骁毫无留恋地离开。

沈烟没有想到的是,在夫君被刺激得吐血后,一群官兵闯入房里将萧白抓走。

“萧家家主涉嫌通敌叛国,押入大牢!”

第02章

沈烟无力地坐在地上。

通敌叛国,是死罪!

如今陆景骁身为朝廷一品大将,他想要萧白死,那萧白死定了!

——

大将军府。

沈烟拿着陆景骁定情的信物顺利进入。

推开书房,看到坐在椅子上的男人,脸上的疤痕更添了几分成熟的魅力,她一步步朝他走进。

“看在我们五年的情分上,你饶了我的夫君可以吗?”

相爱五年,沈烟从未用如此低贱的语气跟他说过话。

经过昨日的羞辱,她知道他对她的宠爱都假的。

她在他的心里还不如蚂蚁有分量。

沈烟穿着梳着已婚夫人的发髻,肌肤在青色的薄纱下越发地细嫩。

她以前和陆景骁独处时,总是会坐在他的怀里,任由他粗糙的手指侵染她的每一寸肌肤。

可现在,她离他远远的,生疏得很。

“萧夫人但凡有一点廉耻心,都不该来找本将。”

陆景骁半眯着锐利的眸子,“哈哈,本将怎么忘了?萧夫人在出嫁前就上了本将的床,比妓女还要廉价,怎么可能有廉耻心?”

沈烟心底一沉,胸口像是被利刃插过一样疼。

他也记得她还没有出嫁前就委身给他了。

比妓女还要廉价?

她曾经以为她是他最重要的人,没想到在他心里什么都不是。

眼眶发紧,鼻尖酸涩得厉害。

在他去边疆出征前,她从未在他面前哭过。

只因他曾经说过她若是哭起来,他觉得天都要塌了。

沈烟走到陆景骁面前,故作轻松道:“五年的时间,陆将军就算是睡一个妓女,也该睡出感情了吧。”

“萧白的妻子,连妓女都不如!”

沈烟深呼吸,抬手拔下发簪,一头青丝散落下来。

“只要放过我夫君,陆将军让我做什么都可以。”

陆景骁抬手掐住沈烟的下巴,“你以为本将还是曾经的马奴?想要给本将暖床的女人数不胜数!”

“可她们哪里会有我讨将军欢心。”

沈烟解开单薄的衣裳,手指熟稔地抚摸着陆景骁最喜欢的地方,“毕竟,我在没有出嫁前就做了将军泄欲的工具。将军最喜欢的方式,一个眼神我就知道。”

沈烟已经感觉到陆景骁的火热。

陆景骁看着沈烟熟稔的动作,眼底越发地冷冽。

“沈烟,你真下贱,昨天本将当着你夫君的面前羞辱你,你竟然还能来引诱本将!”

沈烟感觉陆景骁说话的就像是利刃一样,伤得她体无完肤。

他真的一点不顾念当年的情分。

五年前他对她有多温柔体贴,这两日他便对她有多狠。

原来在五年里,他就从来没有爱过她。

心脏被撕开了一个口子,鲜血不断地往外涌。

沈烟抬头看着他,眉眼都是风情,“只要将军肯放了夫君,将军想要怎么对我都可以。”

第03章

沈烟是衣衫不整地被扔出将军府的。

陆景骁连看都没再多看她一眼。

萧白通敌叛国的案子判得很快。

只因官兵在家中搜出了敌国将领的信件和来历不明的银两。

“这些银两上都是敌国的官银,萧家的家主和敌国确有往来!”

陆景骁说。

萧白被带上来的时候被灌了辣椒水,什么话都说不出。

知府最后当庭宣布:“萧白通敌叛国罪无可恕,三日后处斩!”

在衙门外等着结果的沈烟几乎晕倒。

可她不能倒下,她必须要想办法救萧白!

萧白和陆景骁的恩怨她并不知道,可是萧白在她难以支撑沈家的家业时,救了沈家。

在婚后更是对她宠爱有加,她必须偿还萧白对她的恩情!

三日后。

沈烟戴着佩剑,换上干净利落的衣服,劫法场。

她的武功是陆景骁教的,对付普通的官兵不是问题。

可是陆景骁早有准备,法场例外布置了他率领的黑羽军。

沈烟最终还是被抓到了。

她被带到陆景骁的面前。

“陆景骁,你心里有恨就冲着我来。我愿意用我的命换他的命。如果你真的想要杀他,就先杀了我。”

沈烟看着陆景骁的双眼,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到一丝动容。

然而他脸上只有寒霜一片。

“沈烟,本将要什么人的命还由得你做主?你以为你在本将心里算个什么东西?”

他心中从未有过她,又怎么可能因为她放人?

在陆景骁出征的这些年,沈烟一直等他。

她一度以为陆景骁至少是爱她的。

可如今残酷的事实让痛不欲生。

“午时已到!还不快行刑!”

陆景骁冰冷的,毫无感情地下达命令。

被抓住的沈烟别过头,不愿意去看到这残忍的画面。

可陆景骁偏不如她的愿。

他抓住沈烟的脑袋,逼迫她目光看向刑场。

“本将要你好好看着,看看这便是你夫君的下场!”

“不!”

沈烟拼命挣扎,可是她的脑袋被强硬掰到正面。

刽子手手起刀落。

鲜血染红了挂在旁边的百步,萧白的脑袋滚落了下来,就落在沈烟的脚边。

当一切尘埃落定时,沈烟反而冷静了下来。

她从陆景骁的面前经过,伸手抱起了萧白的头颅。

“萧家人已经被判三日后流放,她是萧白的夫人,不能放她走!”

官兵的刀剑拦住沈烟的去路。

和刚才歇斯底里的挣扎不同,她反而看向陆景骁,笑了。

就像是几年前,每次依偎在陆景骁的怀中,乖巧得像是一只猫。

“陆哥哥,萧白死了,萧家上下一百多口被判三日后流放,萧家遭了报应,我也要跟着被流放宁古塔了。萧家的罪孽已经还给你了。”

“陆景骁,我失信于你嫁给旁人,而你杀了我的夫君。从此之后我们再无瓜葛,过去的五年,就当我们从未相识!”

沈烟早已经泪如满面,转头看向所有的官兵,声音沙哑而又坚定,“我劫法场罪加一等!任凭处置!”